AG環亞娛樂     |    AG環亞頭條     |    AG環亞娛樂     |    AG環亞體育     |    AG環亞財經
推薦文章
圖標   2018賽季中超聯賽尊
圖標   復盤日志:大金融與
圖標   為提高重大資產尊龍
圖標   科沃爾上場尊龍娛樂
圖標   天使:我已經離開皇
圖標   協助總統實施尊龍娛
圖標   21分大逆轉!步行者送
圖標   亞冠綜述-悉尼主場
圖標   超2000次!曼城神將成
圖標   伊卡爾迪還在本周尊
圖標   境外資本市場紛紛采
圖標   行業又會出現哪尊龍
圖標   C羅:再拿幾個金球我
圖標   藍色光標三位創始人
圖標   定了!中央一號文件
圖標   GIF-沒人緊追沒人攔
圖標   印媒剛造謠中國艦隊
圖標   騎士變陣!克勞德降
圖標   越南選手贏德撲冠軍
圖標   0/0 隱藏 查看圖注
友情鏈接
比特幣前景堪憂?香港“礦工”年入千萬成歷史
發表時間 :2018/02/05 14:32:11     閱讀 :

目前只剩下20%、合計420萬枚的比特幣可供開采

自從步入2月,從事比特幣“搬磚”(比特幣交易所間的套利)工作的林曉(化名)感覺度日如年。

經歷了美國、韓國、中國、日本等主要國家監管部門對數字貨幣一連串的密集打壓,數字貨幣投資者們正倉皇出逃。

2018年開年以來,比特幣等數字貨幣遭遇斷崖式下跌,在過去兩周的時間內,比特幣價格下跌了30%,距離去年12月的2萬美元高點,已下跌逾50%。截至發稿,Bitfinex現報8500美元(約合5.35萬元人民幣)。

林曉在一年前通過一個電臺節目了解了比特幣,很快他就發現,比特幣交易所有很多,而且不少都存在價格差異。如果在某個交易所便宜買入比特幣,再在其他交易所高價賣出,輕松就能賺取差價套利——這種賺錢方法在行內俗稱“搬磚”。由于比特幣的價格波動和差異非常大,林曉和他的小伙伴們很快就累積了一大筆財富。

但是,2017年9月開始,隨著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人民幣交易被中國人民銀行等監管部門叫停,林曉的日子變得不太好過。很快,林曉就決定到中國香港開設銀行賬戶。

“一口氣開了4至5個銀行賬戶,方便比特幣交易。”林曉對第一財經說,他的“搬磚”生涯得以繼續。

盡管香港特區政府并未明令禁止炒賣虛擬貨幣,但比特幣價格這兩個月的大跌令持幣觀望的林曉損失慘重。無奈之下,他想到香港了解“挖礦”生活,“聽說之前很賺錢”。

推高“挖礦”成本

身在香港的王華(化名)就曾是一名有些資歷的“礦工”。

約兩年前,他與朋友一起合伙買入了幾十臺“挖礦機”,正式開啟了“挖礦”生活。王華稱,簡單點說,“挖礦”就是當交易出現時,網絡上正在執行這個運算程序的電腦,就會紛紛開始進行運算,最先算出結果的電腦,會主動在網絡上廣播自己已經計算完成,結果經過驗證無誤后,就可以獲得新的虛擬幣和交易費作為獎勵。“礦工”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虛擬幣和交易費。

王華告訴第一財經,在“挖礦”第一年間,手中持有的虛擬幣市值就翻了很多倍。王華透露,大部分的“礦工”都不會大量拋售手中的虛擬幣,因此也只能以市值衡量財富了,“但感覺自己年收入至少8位數”。王華說。

八位數,也就是上千萬。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礦工”大軍,“挖礦”的成本也變得越來越高。

另一名“礦工”李奇(化名)入行有些遲了,他在半年前才開始“挖礦”生涯。李奇告訴第一財經,香港的“礦機”價格現在水漲船高,比如比特幣礦機S9,成本從半年前的25000港元(約合2萬元人民幣)升至現在的33000港元(約合2.66萬元人民幣),漲幅已經達到了32%;而電費和網費等維護費用每月需要1000港元以上,基本上一臺“礦機”一年的開銷至少要4萬多港元。

由于“挖礦”很大程度依賴幾率,所以大部分的“礦工”都會加入“礦池”(mining pool),以提高挖到虛擬幣的幾率;同時,加入礦池也需要向“池主”繳納相應的管理費,這也是推高“挖礦”成本的原因之一。

另一推高“礦機”成本的,是顯卡供不應求。游戲媒體Polygon報告稱,英偉達(Nvidia)某些型號的GeForce GTX 1070顯卡價格本應在380美元左右,但是由于庫存短缺,現售價已經超過700美元,漲幅超過80%。

比特幣資訊新聞平臺Bitcoin.hk的聯合創辦人胡竣揚對第一財經稱,顯卡價格從原來的1700港元漲到了4200港元,而且還在長期缺貨狀態,目前如果要買顯卡,已經訂不到第一季度的大廠貨源,只能訂第二季度的貨源,還需要透過各種關系才能訂到。

“現在所有的‘礦工’都缺顯卡。”胡竣揚說。

在成本不斷上升的過程中,“礦工”們只能另辟蹊徑,很多“礦工”索性開“挖礦”公司,創造新的商業模式。胡竣揚表示,“挖礦”公司可以有很多種商業模式,可以幫投資者托管“礦機”,收取托管費,管理費的提成基本可以達到雙位數。但隨著香港本地的成本越來越高,很多“挖礦”公司已經把“礦場”搬到東南亞,以節約電力成本。

事實上,截至2018年1月13日,已經有1680萬枚比特幣被開采。根據中本聰設置的比特幣原算法,比特幣總量大約為2100萬枚,照此計算,比特幣總供應量已經用掉了80%,也就是說,目前只剩下20%、合計420萬枚的比特幣可供開采。

因此,雖然遭遇全球監管的重壓以及大機構的不看好,在這個剩余數量有限的前提下,依然有人正在為這待采的420萬枚比特幣開足馬力。

交易平臺Coinhills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全球數字貨幣交易量總計為184.9萬枚比特幣,約合168.5億美元。

由于交易量的大幅增加,目前比特幣轉賬(即交易)的“礦工費”已上漲至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枚比特幣。

比特幣前景堪憂?

本文由AG環亞娛樂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自 比特幣前景堪憂?香港“礦工”年入千萬成歷史http://www.8373792.live/news/4382.html

上一篇:美財政部:2018年特朗普政府新增債務將創六年新高
下一篇:幣圈利益鏈怎一個亂字了得!暴利之下,是聯合割韭菜
AG環亞財經最新相關信息
當地的比特幣礦商并不尊 (2018-03-06)
粵媒:卡納瓦羅未走出大 (2018-02-15)
外媒:比特幣等加密貨幣 (2018-02-01)
這并沒有阻止穆斯克要尊 (2018-02-25)
有國內公司或個人尊龍線 (2018-02-28)
 

AG環亞娛樂 | | 網站地圖

澳门巴黎人电子游艺 股票指数期货的交易 股票软件鑫东财配资 飞鱼彩票走势图规律 河北11选五任三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长牛策略 快3官方网站app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 佳永股票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老牌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06期开奖结果